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2 15:48 的文章

我看到他伸出了手

最后他的脸都被尸蹩盖满了,我看到他伸出了手,做了一个枪的手势,那手上已经全是伤口,我知道他是要我们把他打死。
  那胖子不忍看下去,一咬牙,大叫了一声:“兄弟,得罪了!”
  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那顶上又是一声机关响,又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,注意,这个人是跳下来的,不是摔下来的,所以他落地的时候很稳,但是落地的分量非常重,他一躬身缓冲,单手撑地,呼了口气,那些尸蹩先是一愣,突然间就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撞起来,拼了命的想远离这个人,原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这些大虫子,这个时候同样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,消失在墙壁上的几处沟穴深处。
  我仔细一看,不由大喜,这人不就是闷油瓶吗?那胖子也惊叫了一声:“天哪,这家伙竟然没死!”然而我定睛一看,又觉得不妙,只见他上身的衣服已经悉数破光了,浑身上下都是血,看样子受了比较严重的伤。闷油瓶瞥见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潘子,忙上去一把把他背了起来,我们一看有救了,赶紧伸手下去,一人拉住潘子,一人拉住闷油瓶,把他们拉了上来。
  这真是沧海变桑田,绝境逢生,刚才还是十死无生的境地,现在就突然形势逆转。我们想检查潘子的伤势,然而闷油瓶一摆手,说:“快走,它追过来了。”

  • 上一篇: 过了很久
  • 下一篇:他的土匪秉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