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9 16:26 的文章

几个人都很疑惑

闷油瓶说完,我们一时间都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几个人就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,我就感觉莫名其妙:都说这尸体死了很久了,怎么一下子就变成阿宁的尸体了,而且阿宁这不好好地站在这里的嘛。
  几个人都很疑惑,而阿宁就皱起眉头,不知道闷油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。
  闷油瓶并没有理会我们的眼神,而是将我刚才看到的尸体手骨上的手链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,递给阿宁,对她做了一个看看的眼神。
  阿宁莫名其妙的接过来,看了看闷油瓶,然后去看手链。一开始,她的表情是很疑惑的,但是等她的目光投到这手链上,几秒钟后,她的脸色就变了,刷地惨白。
  我们在边上看着,一看她的表情冷汗就下来了,心说这不对啊,这是什么表情,胖子没头没脑的就问了一句:“怎么?这尸体真是你的?”
  阿宁没有说话,但她转头看着我们的时候,脸色已经有点发青了,一边就把闷油瓶子给她的手链递给我们,然后伸出她的右手,伸到我们面前。
  阿宁的左手上,带着一串铜钱组成的装饰品,这我在海南的时候就注意到过,在魔鬼城里落单迷路的时候,这串铜钱被当成记号压在那些石头下,一共七枚,全部都是安徽安庆铜元局铸造的当十铜币,当时我和她开玩笑说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值钱的记号了。她和我说,她之所以选择用这种铜钱做手链,就是因为这样的手链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条了。
  因为有了这样的对话,所以当她把她的手和女尸上的手链一起放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她的用意。

  • 上一篇:以前花钱还还个价儿
  • 下一篇:所以裘德考才能提供如此好的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