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时尚 2016-12-29 18:46 的文章

我就骂了一声

“因为他以为解连环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。”文锦道,“他以为我是进来找他兴师问罪的,如果单是我一个人还好说,可是考古队所有的人都下来了,显然他认为他的事情已经完全暴露了,这在当时是极其严重的犯罪。那么,我作为领队,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偏袒他,他必须自己采取措施又不连累我,于是他决定迷昏我们,然后再作打算。”   “这样,就发生了最后的那一幕。”我接着道,“这确实说得通,可是,那些血字是怎么回事?”   “那些血字是你的问题,是你自己理解错了。”文锦道,“你想想,那些字到底是怎么排列的?”   我心说这也可能会理解错?这么明白,就用手蘸了点水壶的水,在一边的石壁上,按照记忆把那些字写了下来。   〖吴害解   三我连   省死环   不   瞑   目〗   一看我就愣了,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:“天,我把顺序搞反了!”   做拓本做得太久了,拓本上一切是反的,所有的竖立文章我都反着看,都是习惯从左往右读,但这是两边都可以读的,而且意思完全相反。   “我操。”我就骂了一声,心说三叔的文化水平不高,假道学旁门左道精通,文章写起来根本不用脑子,这种血书简直让人吐血。   “现在你不怀疑了吧?”文锦道。   我尴尬地点头:“接着呢?”

  • 上一篇:忙就仔细去看女尸身上
  • 下一篇:男子入室盗窃被发现 性侵6旬女屋主后拿走5块钱